产品
20余年的营造过程,绿城不断汲取中国传统与西方现代的经验,不断深入与深化对产品的理解,构建并倡导了国内领先的住宅价值。


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接受新京报记者专访。资料图片/新京报记者 浦峰 摄

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朱啸虎曾被喻为站在风口上的投资人,他投出滴滴、映客、ofo、饿了么、小红书等众多明星项目,在直播、共享经济等曾经的热门风口中都有他的身影。

近日,朱啸虎在2018世界互联网大会期间接受新京报专访,面对“风口论”,他认为,风口是自然而然起来的,证明大家都看好这个方向,并不是想追就能追。

他表示,互联网风口三年一换,未来五年企业服务是其持续看好的机会,金沙江每年都要投十几家企业服务领域的公司。

谈模式创新

中国一直不缺微观创新

新京报:怎么看待这一年来中国互联网在商业模式上的创新?

朱啸虎:商业模式上有不少创新,比如在新零售、社交电商上。中国一直不缺微观创新,包括在社交产品上,今年也有很多新产品出来。能不能成功我不知道,但是这种前赴后继的创业精神值得鼓励。

新京报:产业互联网还会催生出下游哪些新的商业模式?

朱啸虎:产业互联网的机会非常多,在美国,企业服务的公司估值几十亿美元的一大把,虽然它们解决的问题很小。其实中国也是一样,一个很小的问题上,如果企业愿意付费,都有可能是一个很大的机会。

新京报:这一年以来的商业创新项目,你们都投了哪些?

朱啸虎:社区拼团方面,我们投了长沙的兴盛优选。社区拼团的逻辑非常清晰,以前电商需要给每个客户一对一发货,现在有了社区拼团以后就可以把整个小区的货集中在一起发出来,大大节约了物流成本。而且我们不需要获取用户,是当地团长自发地获取用户,然后一起分成。它的经济模型很容易算出来。

今年我们还投了一个项目,叫看看社保,能够实现远程社保认证。一些地方制度不够完善,需要老人每半年或一年到指定的地方现场认证,现在只需每个月在家扫一次脸就能认证。这虽然只是一个很小的点,但需求非常强。

过去三年我们一直在看企业服务、教育,消费互联网也在重点关注。它们的共同点是解决很多痛点、刚需。

新京报:几年以前就已经兴起过的社区拼团和现在的有什么区别?

朱啸虎:这个里面有很大的差别点,以前是在一二线城市做,比如说上海、北京,但这些城市的消费者选择面非常广泛,用户粘度没有这么高。现在是在二三线城市兴起的,消费者的选择没有这么多,它的用户粘性和复购率相应也就高很多很多,这是本质上的差别。

谈TO B业务

持续看好企业服务

新京报:未来五年的机会有哪些?

朱啸虎:就是企业服务的红利。另外一个就是微观创新还是非常多,未来有很多机会。但大的机会还是企业服务,我们每年都投十几家。

新京报:创业公司TO B有没有机会?

朱啸虎:有很多机会。它可以做很多水平的服务,比如做SaaS,也有很多垂直向的机会。也许在外面看不起眼,但是钻进去看还是大有可为。

新京报:具体来说,企业服务有哪些细分的机会?你会关注哪些点?

朱啸虎:各种各样细分的机会都有。能不能赚到钱是我们关注的点,免费的企业服务是不行的。

另外在获客方面,我们要考虑,不仅是成本,还有时间。时间如果特别长的话,我们觉得这个创业公司也很难爆发。对企业服务来说,变现本身是对它产品及服务的考验,所以投资人会特别看重变现能力。

新京报:为什么创业公司在TO B领域没有长成独角兽?

朱啸虎:这只是过去十年,未来十年肯定不一样。一个大的变化是过去十年人力成本比较便宜,大家不愿意为软件花钱,很多软件都是PC端以及盗版的。今天的软件都是基于云端,必须花钱买。

再一个,以前大家觉得一个软件有需求,很多人都来做,就容易激起价格战。现在都是基于人工智能、大数据,门槛比较高,有先发优势以后别人再追很难。

新京报:企业服务是不是很难标准化?

朱啸虎:还是可以标准化的,而且一定要标准化,不标准化的产品没有意义。

谈教育行业

技术门槛永远不存在

新京报:你们的被投企业火花思维刚刚获得2018年度中国十大创客,投火花思维是一个怎样的过程?

朱啸虎:首先创始人罗剑是一个非常优秀的创业者,其次数学是一个刚需的、大的市场。VIP KID在英语上做得很好,那在数学上肯定同样有机会。

新京报:有一种观点是说,教育领域里面,在线教育这种模式不行,未来的机会还是AI+教育?

朱啸虎:AI的教育还是有点早,长期来看是对的。但是未来,大公司都会把AI技术当做公共服务来提供,教育公司AI化很容易。

新京报:技术门槛是不是壁垒?

朱啸虎:在互联网应用层面,技术门槛永远不存在,任何一个牛的技术最多半年时间,别人就能赶上来,没那么神奇。我觉得说技术优势就是吹牛,说数据我还相信,说技术我不信。

新京报:你投资教育类的公司主要关注哪几个点?

朱啸虎:首先是团队的执行力怎么样。罗剑在赶集网上的创业确实是证明过的。另外,这个方向必须是有机会的。我投了数学而没有投steam,因为我们的基本判断是数学大赛道,而steam目前是没有被证明的。

谈风口

互联网风口三年一换

新京报:有观点认为互联网的下一个机会还是要看流量,你怎么看?

朱啸虎:说实话今天已经很难再找到流量红利了,除非有新的平台和机会出来。当然有流量红利是最好的,这样才容易爆发。关键是现在看不到流量红利,所以企业服务就会更稳一点。

现在我们看到的红利是TO B TO C,甚至是TO G TO C的,这里面还有一些成本比较低的流量。

新京报:流量下沉还有机会吗?这种红利是持续的还是短暂的?

朱啸虎:当然还有机会,像我们投的看看社保就是下沉的机会。但也都有窗口期,流量红利不会一直存在。

新京报:今日头条、趣头条这类资讯平台兴起,当年你也错过了,现在对推荐算法和编辑主义有怎样的思考?

朱啸虎:我觉得二者都需要。当年在PC互联网时代有很多人其实做过个性化新闻,全都没成功,当时我想的是在PC互联网端没成功的,为什么在移动互联网上就能成功呢?

不过,张一鸣确实和我们投的其他CEO气质不一样,我们喜欢的CEO都是锋芒比较明显,他比较含蓄,今天看还会错过。每个投资人都有他自己的基因和偏好,有些创业者我们确实是把握不住的。

新京报:你说共享经济的风口已经过了,为什么会有这样的看法?

朱啸虎:中国互联网每三年一个风口就过去了,就像现在没有人做PC游戏、PC电商是一样的。

有时候风口你是想追也追不到,它是自然而然起来的,是因为在这个方向开始看到机会,很多创业者往里面去尝试。为什么今年这么多创业者做社区拼团?因为它的逻辑很简单,单位模型也很容易算,逻辑很清晰,大家觉得这个方向是对的。

新京报:移动互联网下半场会不会重蹈之前的红利?或者说之前的风口又出现?

朱啸虎:像智能手机这样新的平台型机会出现才有可能。如果没有新的展现形式,可能性不大。

新京报记者 万珮 张姝欣

来源:百家号                                     时间:2018-11-15

原标题:突然冒出3个金沙江让朱啸虎头疼,这些投行你都分的清吗?

朱啸虎

9月3日晚上,朱啸虎在朋友圈再次发声,警告了媒体别再发布以自己名字为题,实际为金沙江资本包装的文章,因为金沙江创投和金沙江资本没有任何关系。他还补充说道:“滴滴/ofo和金沙江资本投资的任何企业都没有业务往来或者承诺。”

看到这里小爆就纳闷了,原来金沙江创投和金沙江资本不是一家啊?!

原来,以金沙江冠名的投资机构现在有三家:金沙江创投 、金沙江资本、金沙江联合。

这些机构背后的公司也有好几家:

北京金沙江朝华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法人朱啸虎,目前金沙江创投官网上写的是这家公司) 北京世纪金沙江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人伍伸俊) 北京金沙江创业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法人伍伸俊) 北京金沙江联合管理咨询有限公司(法人潘晓峰)……

都说金融圈是个名利场,看起来创投圈也是贵圈很乱的样子。小爆差点就傻傻分不清了。

金沙江创投、金沙江联合、金沙江资本完全没有任何关系吗?

小爆整了一张图,大家就能一目了然了——

金沙江罗生门(可点击查看大图)

大概说一下来龙去脉,首先是2004年左右,伍伸俊和林仁俊一起创办了金沙江创投,当时潘晓峰也作为创始合伙人一起参与进来。而后公司发展到2007年时,朱啸虎也加入进来,当时还是伍伸俊邀请的朱啸虎。

伍伸俊觉得,朱啸虎理解产业趋势,又尝过创业的甜酸苦辣,很具备VC的潜质。事后证明,伍伸俊看人的眼光确实很准。

伍伸俊在金沙江创投的旧照

朱啸虎人生中的贵人:伍伸俊

说起来,朱啸虎和伍伸俊也有整整20年的交情了。

这20年里,可以每10年为一个分水岭:

1997年,还在复旦读研究生的朱啸虎去北电网络实习,认识了在那里当高管的伍伸俊。而后两人就一直有联系。2007年,朱啸虎结束自己8年的创业生涯,受到伍伸俊邀请加入金沙江创投,担任合伙人。2016年,伍伸俊离开金沙江创投,创立金沙江资本。2017年,朱啸虎在朋友圈发声:金沙江创投不为金沙江资本做任何背书。

可以说朱啸虎是伍伸俊一手带进创投行业的。

而从朱啸虎加入金沙江创投这10年来看,也可以看做曾经的实习生对大Boss的终极逆袭吧。谁让朱啸虎在短短几年里,就能抓住滴滴和ofo这两大创业风口上的独角兽呢?他在公司内部的话语权自然今非昔比。

金沙江创投曾经发展到5位董事总经理和多位合伙人。5位董事总经理分别是:伍伸俊、林仁俊、丁健、潘晓峰和朱啸虎。

到了2016年,按朱啸虎的说法,伍伸俊和潘晓峰从金沙江创投离开,并分别创立了金沙江投资和金沙江联合。三人曾私下约定三家均为独立品牌,且在股权上三家也已经没有任何关系。

在金沙江创投官网上,即使剩下的3位董事总经理,朱啸虎也排在了第一位,要知道另外两位的资历一点儿也不比他浅。可别跟小爆说,这是按姓氏拼音字母排序,排名不分先后……

朱啸虎为什么会在朋友圈发飙呢?

上周(8月30日)有篇文章叫《捧出滴滴ofo捞到24条大鱼 朱啸虎的嘴炮和金沙江的钱袋子》,这篇文章中曾写到:

金沙江投资出行方向的,为下属“金沙江创投”、“金沙江联合资本”、“金沙江资本”三大基金,有着各自的投资风格。其中金沙江创投的投资对象以互联网创企为主,金沙江联合资本偏好投资技术型企业,而金沙江资本则对耗资巨大的底层技术投资所涉较多。

这篇文章将三家投资机构写成了一个大基金下面的三个投资团队了。不知道朱啸虎是不是看了这篇文章,才会在朋友圈发声说:

金沙江创投、金沙江联合、金沙江资本完全没有任何关系,我们金沙江创投不对金沙江联合以及金沙江资本的任何投资行为及项目背书。

原来朱啸虎认为金沙江资本最近从事的几个跨国并购:智利锂矿、日产电池等项目风险巨大。朱啸虎根本不承认有“金沙江基金存在”的说法。

而作为金沙江资本创始人的伍伸俊对此表示了“呵呵”(呵呵两个字是他的原话哦)。

加入金沙江创投10年之后,朱啸虎终于坐在了“铁王座”上

朱啸虎和伍伸俊两人虽然有20年的交情,但商业终归是商业,朱啸虎感觉到另外两家的投资项目风险比较大,自然不愿意为之背书。另外也不知道他们几个人之间现在的私人关系究竟如何了。

总之这几个金沙江投资机构的创始人原本都是金沙江创投的同事,而且都是管理层,但因为去年伍伸俊和潘晓峰出来自立门户了,所以也确实属于完全不同的公司了。

小爆扒完这段,突然有一种长江后浪推前浪,前浪拍在沙滩上的悲凉感。

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大摩、小摩、上投摩根、摩根士丹利华鑫到底有什么关系?

说完“罗生门”的金沙江投资机构,我们再来看看JP摩根带来的几个投行名称,恐怕大家看了都会眼花。

话不多说,先敲黑板划重点:

JP摩根=摩根大通=小摩=西摩,在中国间接控股上投摩根

摩根士丹利(摩根史丹利)=大摩,在中国直接控股摩根士丹利华鑫

摩根大通是在中国注册的名字,在国外叫JP Morgan Chase

J.P.摩根的创始人名叫约翰·皮尔庞特·摩根(John Pierpont Morgan),是与洛克菲勒同时期的美国传奇大亨。

JP摩根是一位富二代,在继承了父亲的银行资产后,收购了许多亏损的企业,将其改造并盈利。他还做过爱迪生的投资人,参与了通用电气(GE)的合并,收购过美国钢铁大王卡内基的钢铁产业,最牛逼的是他还曾拯救美国政府的金融体系与水火之中,他凭一己之力两次让美国避免陷入金融危机的困境。

JP摩根最早创立了著名的JP摩根投资银行,不过在20世纪30年代美国大萧条过后,美国政府出台了法案禁止商业银行同时从事投资银行业务。

在此背景下,JP摩根投资银行拆分成了3家,JP摩根成为纯商业银行(这家银行在2000年又被并入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成为投资银行,还有一个摩根负责海外业务,不过在1990年被德国银行收购。

所以JP摩根的拆分,最终形成了现在的摩根大通和摩根士丹利。

摩根史丹利

后来2003-2004年的时候,摩根大通和摩根士丹利又分别在中国成立了控股的基金公司。摩根大通在上海的间接控股了上投摩根基金,而摩根史丹利则在深圳直接控股了摩根士丹利华鑫基金。

就酱!摩根系的投行都讲清楚了,你记住了吗?

3、软银集团、软银中国、软银赛富的关系又是怎样的?

前些日子,在贾跃亭还没跑路出国前,乐视深陷钱荒时,还有人谣传过孙正义要投资乐视的传闻。不过后来,软银中国的公关总监出来辟谣,是假消息。

软银中国公关总监辟谣

大家可能听过三个软银相关的投资机构,软银集团、软银中国、软银赛富。那这三者又是什么关系呢?

软银集团就是孙正义成立的投资集团。而软银中国则是软银集团的直属子公司,代表总公司在中国进行投资。

软银赛富成立于2001年,在2003年之前名叫软银亚洲,曾经也是软银集团的子公司,在2003年的时候还曾投资过盛大4000万美元,最终在1年后盛大上市,获得了5.6亿美元的回报。

不过在2005年募集第二期资金的时候,其中几个中国董事想要投资决策权,于是单飞,此后孙正义也退出了软银亚洲。这家投资机构就更名为赛富亚洲。

创业者和媒体人们可别再弄错了,不然赛富亚洲的创始人闫焱也是暴脾气哦!

来源:凤凰网                                     时间:2017年09月07日

合作
服务了哪些客户很重要 用心 更重要!
新闻
智能建站、零基础建站
2020
08-10
在爱迪生晚年,他专门研究一套试题,因为这套试题让他有机会和很多不同的人打交道。在和这些有着不同职业不同经历的人交流心得和沟通知识时,他的内心是愉快的,不断的探求...
2020
08-10
一家三口全都甲醛中毒,背后原因是因为“爱读书”!
2020
08-10
研究新时代的科技创新管理  ,一定要高度重视当下中国已经发生的“三个变了” ,并据此重构科技创新管理体系易赁网 。简而言之 ,一是实力变了 ...
2020
08-10
清朝皇帝顺序:努尔哈赤-皇太极-顺治-康熙-雍正-乾隆-嘉庆-道光-咸丰-同治-光绪-宣统